美欧霸权心态遭遇硬汉普京 俄罗斯与西方渐行渐远

19
05月

  原题:俄罗斯与西方:风雨苍黄又十年

  一样的油菜花绚烂多姿,一样的盟军墓静谧肃然,一样的诺曼底潮起潮落。

  十年前的诺曼底登陆60周年纪念,俄罗斯总统普京首次应邀出席,与西方领导人握手言欢;而另一位客人、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则刚与“老欧洲”们因伊拉克战争吵得不亦乐乎。

  十年后的今天,美国总统奥巴马与欧洲新老盟友打得火热,但对俄罗斯,除了“踢出”八国集团外,奥巴马甚至不愿在诺曼底合影时与普京靠得太近。

  十年前,俄罗斯一度热切希望融入西方体系,而跨大西洋关系则因伊战出现重大裂痕;十年后,乌克兰危机冲淡了美欧因“棱镜门”产生的嫌隙,俄西关系跌入冷战以来的最低点。

  十年弹指一挥间,风雨苍黄,物是人非。

  “时间去哪儿了?”当年意气风发的普京如今双鬓已现斑白,其西方“对手”换了一拨又一拨,俄罗斯与美欧的关系风雨不断,总体上渐行渐远,从热切走向冷淡,从握手走向对立。

  回想新世纪之初,普京一度延续叶利钦时代“倒向西方”的思路,致力于融入以西方为主导的国际体系。比如正式加入七国集团这个西方富国俱乐部,创建北约-俄罗斯理事会打造新型安全关系。与美国,小布什曾与普京称兄道弟,甚至发表看到普京“灵魂”的惊世言论。“9・11”恐怖袭击后,俄美在反恐问题上达成“统一战线”。与欧洲,俄欧峰会曾提出发展全面关系的四个“统一空间”,可谓踌躇满志。

  然而甜蜜的时光总是短暂,最初的热络过后,俄罗斯与西方渐行渐远。首要因素是,北约咚咚不断的东扩脚步声让莫斯科心烦意乱。2004年,7个原华约国家的加入,完成了北约对俄罗斯的钳形战略包围。东扩改变了欧洲地缘政治和战略安全格局――北约战机从波罗的海三国起飞,不到10分钟就可以进入俄罗斯领空。

  其次是西方屡屡以“民主”“人权”问题“教训”俄罗斯,支持在前苏联地区发动“颜色革命”,把手伸向格鲁吉亚、乌克兰等前苏联国家。而在俄罗斯看来,这是属于自己的“战略空间”,是西方不能动的“奶酪”。

  2008年是俄西关系的另一个分水岭,其中有两个标志性事件:其一是4月的北约布加勒斯特峰会提出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将在未来加入北约;其二是8月8日打响的俄格战争。双方为此互相指责,不乏狠话,关系一跌再跌,温度一冷再冷。

  奥巴马刚上台时曾试图“重启”美俄关系。这似乎一度有效――签署民用核协议,批准新的核裁军条约。但好景不长,普京2012年重登总统宝座后,先是向“棱镜门”曝料者斯诺登提供庇护,进而在乌克兰危机中公开叫板西方,兵不血刃地将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

  可以说,乌克兰危机和克里米亚入俄不仅是新时期俄西关系的重大战略转折,亦是新世纪继“9・11”事件后,国际关系中一个新的重大战略转折,它的影响,事关全球格局。

  毫无疑问,乌克兰危机让安全问题自柏林墙倒塌后前所未有地再次进入欧洲人眼帘,使俄西对立对峙走向冷战后新的“巅峰”。美欧出台一系列制裁俄罗斯措施,一度面临“失业”的北约重新找到生存空间。

  从现实利益出发,欧美在对待俄罗斯的态度上并非铁板一块,法国总统奥朗德执意邀请普京来诺曼底、还煞费苦心地在同一个晚上先后宴请奥巴马和普京就是明例。诚然,在乌克兰及诸多国际热点上,西方与俄罗斯依旧会在争吵中寻求某种程度的合作,但俄西关系已元气大伤,修复尚需时日。

  俄罗斯与西方越走越远,一个重要根源在于:美欧想继续主导国际秩序,不允许出现一个强大的俄罗斯构成地缘威胁,为此不惜在政治上打压、在经济上使绊子,在安全上则一再谋夺其战略空间。

  但西方却偏偏遭遇“硬汉”普京。在事关俄利益的国际事务上,普京一贯针锋相对,毫不手软,令西方领导人时常感到悻悻然难以遂意。于是,在奥巴马眼里,普京“就像坐在教室后面无聊的孩子”;在默克尔眼里,普京如今“生活在另一个世界”。

  诺曼底提供了一个乌克兰危机后普京与西方直接对话的机会,但黑海之滨依然枪声震耳,西方的体系里没有俄罗斯的位置。(记者吴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