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推广任重道远 媒体:有荒漠,就有绿洲

19
05月

  乒乓球运动的推广一直是国际乒联的首要任务,但从目前的情况看来,这项任务任重而道远,多数地区仍是乒乓领域的“荒漠”,不过乒乓的发展倒是与贫富无关,在非洲,乒乓就有“绿洲”。

  “荒漠”:一哥忙挣钱没来

  别看在中国大大小小的健身馆里都有不少乒乓球台,学校、花园、办公楼里也常配有球台,但在其他国家,乒乓球就有些小众了。就算是华人居多的澳大利亚,乒乓球的普及率也非常低。本次参加世乒赛的澳大利亚选手只有四人,其中一位叫大卫的选手已经参加了五届,大卫坦言,他更喜欢来中国比赛,因为去欧洲坐飞机就要30多个小时。

  大卫的本职工作是一名老师,乒乓球只是他的业余爱好,他说,澳大利亚的乒乓球俱乐部很少,他所在的俱乐部,也只有四五个球员。不过大卫的水平已经排在国内第二,据他介绍,“排名第一的人是个律师,他忙着工作赚钱来不了。”

  听了大卫的话,并没有感到幽默,而是更加担忧国球的未来。一位来自马耳他的选手安德鲁,同样来自乒乓运动的“荒漠”,他虽然在资格赛就出局,但他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继续留在这里训练,“机会难得,这里高手多,回去就没人和我对练了。”安德鲁说。在马耳他这样的小国,发展乒乓运动更是无从谈起,就连知道世乒赛的人都不多,也只是安德鲁的家人比较关注。“我的国家实在太小了,也没有太多钱去发展乒乓球运动。”安德鲁一脸无奈。

  “绿洲”:输球仍快乐庆生

  不过乒乓并非在哪里都是小众,非洲就不是乒乓的“贫瘠之地”,非洲朋友对乒乓的热爱超乎想象。尼日利亚球员奥绍奈克说,“和中国一样,我们国家既有小孩学习乒乓,也有对乒乓很痴迷的老人们。而且几乎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乒乓球俱乐部,大大小小的比赛也不计其数。”

  今天正好是奥绍奈克40岁的生日,但她运气不佳,在女单首轮就碰到头号种子丁宁,比赛也没有悬念,奥绍奈克0:4完败,赛后她主动找到丁宁合影,满足了自己作为一名“粉丝”的愿望。“我觉得自己并没有输掉什么,每个人都知道她。今天是我的生日,所以我不会感到难过,”奥绍奈克说。

  奥绍奈克在40岁依然奋战在世乒赛的赛场上,丁宁认为,这说明奥绍奈克很享受打乒乓球这个过程。在非洲,像奥绍奈克这样的人还有许多。除了足球、田径成绩骄人,尼日利亚的乒乓水平在非洲也处于霸主地位,这与他们的群众基础是离不开的。

  乒乓不像足球、篮球在全世界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就推广而言,是个很大的难题,尽管国际乒联和中国国乒近年来对乒乓运动推广做出的贡献有目共睹,但如果找不到最有效的途径,这个难题恐怕在未来多年会一直困扰国际乒联。记者邹通(商报苏州4月28日电)